将本站设为首页
收藏种子官网,记住:www.chinaseed.org
账号:
密码:

种子书院:看啥都有、更新最快

手机版:m.chinaseed.org

如果你觉得好,恳请收藏

您当前的位置:种子书院 -> 三国:曹营谋主,朝九晚五 -> 第十七章:他属于是……时效内鞠躬尽瘁

第十七章:他属于是……时效内鞠躬尽瘁

温馨提示:如果本章属于内容错误等情况,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发送报告,我们会在一分钟内纠正,谢谢

"

  “父亲所言极是。”

  曹操深以为然,如此风气,若是可以推及全境,不光是军营之内,各地的官吏也会纷纷效仿,到时候所获就不是明面上的米粮钱财那么简单。

  乃是整个境内的风气,如此下去,数年之后,兖州将会变成何等文雅又昌盛之地。

  百姓之中,民心又会何其安定。

  从长远来说,日后擢升与任用官吏,也多了一个标准。

  徐臻,便是在力主推行这等风气。

  曹操又深深的看了一眼,淡笑了一声。

  对面前的宿卫道:“既如此,你去告诉伯文,我与父亲在衙署等他,请他忙完了,务必到府邸之内来一趟。”

  “你告诉他,这并非是主臣之间的召见,乃是友人之邀请。”

  “喏!”

  那典农所的宿卫听到这话,眼神先是迷乱了一下,而后顿时欣喜,连忙抱拳鞠躬,“小人替大人,多谢主公。”

  “嗯哼哼,”曹操乐呵呵的笑了两声。

  麾下宿卫尚且如此高兴,看来徐臻还真的适合带兵。

  这等魅力与威望,若是不带兵岂不是太可惜了。

  ……

  下午,曹操回到了衙署之后。

  向荀彧说了今日所见之事。

  戏志才自然也在场。

  并且明言,并非是想要治徐臻之不敬,而是赞扬了他这样,严于律己,下令即达的风貌。

  “伯文当真高人也,今日他若是放弃挖渠,与我回衙署交谈,那他的命令自然不会作数,大可以名正言顺的数日之后再完工。”

  “可他并没有,”曹操看向荀彧,神情真挚,“此等精神,难道不该全境官吏与将士效仿吗?”

  “军中无戏言,便如同君子重诺!一诺而千金,从今日起,诸位要向伯文学习。”

  荀彧和戏志才对视了一眼,心里自然也都明白。

  这件事传出去,并不是一人扬名。

  而是两人。

  徐臻和主公。

  徐臻固然是尽忠职守,重信重诺。

  但主公虚怀若谷,礼贤下士,才会有如此美名传扬。

  是以,两人都是暗自对笑。

  而后鞠躬而下,“自然是如此!”

  戏志才起身之后,嘴角更是上扬,双手拢于袖中,再次相叠而下,朗声道:“当初我知其策论,便已经知晓此人不凡。”

  “徐伯文能论断老太爷之事,此能已在我之上,如此风气,当需传扬也,他举于微末,便更能显得主公爱才。”

  “不,应当是,求贤若渴,天下士人若是知晓此事,日后岂能不来相投?!”

  曹操哈哈一笑,“志才,当真是深得我心。”

  在场的这三人,都是心腹。

  曹操当然也不会在意戏志才这般夸赞马匹的行为,偶尔来一两次,倒是也不错。

  而荀彧和戏志才两人最大的不同就在于,荀彧知道却不爱将话说明白,戏志才知道之后,必然会和曹操直白的点名。….
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上一页123下一页

看了《三国:曹营谋主,朝九晚五》的书友还喜欢看

锦衣状元
锦衣状元
作者:天子
简介:正德十年,湖广安陆。穿越锦衣卫世家子弟,智入兴王府,三救朱厚熜,身兼未来嘉靖皇帝恩人、挚友、...
更新时间:2023-02-04 17:59:20
最新章节:第八百一十五章 谁求谁?
万历佑明
万历佑明
作者:枫渡清江
简介:朱翊钧:朕是万历皇帝,朕决定这一世,不怠政了!护佑大明。不负先生,不负所掌之赫赫皇权!...
更新时间:2023-02-04 18:32:28
最新章节:第一百六十八章 有密奏权后要做什么?
大明1805
大明1805
作者:王子虚
简介:大明泰平三十四年元月五日,西历公元年月日,今日立春,天气阴转晴。《拿破仑就任法、普、露三国亚...
更新时间:2023-02-04 22:45:15
最新章节:第三三八章 强烈的既视感
人在初唐:我与武曌争皇位
人在初唐:我与武曌争皇位
作者:太清妖道
简介:PS:本书又名:《靖唐》、《大唐靖难录》、《人在初唐:我的提示词条不正经》上元二年,武后,高宗...
更新时间:2023-02-04 22:43:59
最新章节:第一百三十三章 长安庶子
我的姐夫是太子
我的姐夫是太子
作者:上山打老虎额
简介: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!...
更新时间:2023-02-04 21:30:41
最新章节:第四百一十六章:赵王有疾
混在洪武当咸鱼
混在洪武当咸鱼
作者:火红的鸡枞
简介:穿越到洪武末年,没出息的朱允熥表示,当个咸鱼王挺好。有兵有钱有点田,完美的咸鱼生活。只是有个...
更新时间:2023-02-04 23:51:02
最新章节:第四百三十三章 难道有人不姓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