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站设为首页
收藏种子官网,记住:www.chinaseed.org
账号:
密码:

种子书院:看啥都有、更新最快

手机版:m.chinaseed.org

如果你觉得好,恳请收藏

您当前的位置:种子书院 -> 我靠秦始皇封神 -> 第二十四章 秦风蒹葭

第二十四章 秦风蒹葭

温馨提示:如果本章属于内容错误等情况,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发送报告,我们会在一分钟内纠正,谢谢

"

  渭水是秦国的腹地,世世代代养育关中之人。

  也是当初周天子划分给秦国的封地。

  姜太公姜尚就曾在渭水垂钓。

  不用香饵之食,离水面三尺,造就一段“愿者上钩”的佳话。

  白桃一过来也觉得这里甚是片好修炼的肥水。毕竟是沾过封神之气的,那自是看着神气飘飘。

  旁边官道上杨柳依依,柳絮被风吹得如雪般飘舞,草滩如碧波滚滚的溪流。

  村庄边的女人晚起袖子弯着腰赶来浆洗布衣,时常传来泼辣的几声笑骂。

  牧童在这里吹笛放牛喝水,更有好几对少男少女在这幽会诉情。

  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”

  公子婴一袭白衣,长得清隽俊朗,他吟着秦腔,站得僵直着为白桃掀开船帘。

  船帘是用苇草编织的,细细密密的压实在一起,落下来的时候带来一阵风。

  他也甚为拘谨的接住,轻轻放了下来,像是对待一片心上的云。

  他只是不敢去看这位带着光芒和淡淡香气的少女。

  自从上次宴会一瞥惊为天人过后,记忆就好似有如实质,宛如透明的蛛丝,在细嚼慢品当初的味道。

  本都到了知慕少艾的年纪。

  公子婴终于鼓起勇气于今日邀她泛舟游湖。

  佳人在侧,公子婴头重脚轻的坐下,他握住旁边的茶杯,却不想看到她的手腕。

  温香软玉,甜白釉瓷的手腕,让他耳朵上悄悄爬上了红晕。

  白桃美眸一眨不眨的瞧着他——头顶上盘旋的王气。

  他被盯得脸颊绯红,手边茶水喝也不是,就这么放着也不是,只能垂下眼脸继续吟诗,“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。”

  白桃问道:“满口伊人伊人的,你这是在念秦风·蒹葭吗?”

  “...是。”

  白桃语出惊人:“那你朝我念这首诗,是在向我求欢吗?”

  公子婴没料到她如此直爽热辣,紧张的打磕巴:“是...是....”

  “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你为何要是个半天。”白桃瞥了他几眼,显得不太高兴,“若是不是就不是,我也不会说什么。”

  公子婴手指握紧,深吸一口气,“是。”

  白桃歪头:“念首诗为什么你这么紧张,不就是一首诗而已吗。”

  “的确是一首诗,但他的含义…”

  “我知道什么含义,有人朝我念过。”

  “啊?”公子婴嘴唇动了几下,清秀的眉眼有点落寞,“是谁在朝着伊人念蒹葭呢?”

  白桃毫不避讳:“是君上啊,他什么都喜欢看一点,这首蒹葭实在是脍炙人口,他就有次对着我念过。”

  是一年前,白桃陪他休沐去骊山狩猎的那次。

  那日秋猎。….
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上一页123下一页